本文作者:久瘾则伤

金沙江上的“空中飞人”

久瘾则伤 2019-05-14 07:36:23 965 围观 90 评论

金安金沙江大桥施工现场 薛丹 摄

春季的云南,大风时常呼呼地刮。每天上午,带上装备的杨腾和工友们都会准时出发,前往数百米高的空中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杨腾是中交二公局的一名技术员,他和工友们正在建设一座横跨金沙江的大桥,这座大桥是世界在建最大跨径山区峡谷悬索桥,它一头连着华坪,一头连着丽江,是华丽江高速公路上的“卡脖子”工程。

“这桥叫金安金沙江大桥。三年了,我天天都和这座桥打交道。”杨腾这话,一点儿不假。因为婚前抽不开身,他连婚纱照都是在丽江拍摄的。为此,远在家乡西安的妻子专门过来了一趟。

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区太阳直晒后的温度能达到40度以上,工人鼻孔出血、嘴唇干裂是常事儿,晒伤就更不用说了。从2017年来到工地至今,杨腾从一个白胖小伙儿变成了黝黑“大叔”。妻子抱怨说,拍出的结婚照要专门给杨腾美白下肤色才行。

两名空人在高空作业 薛丹 摄

华丽高速经过集中连片贫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,因为交通不便,当地不少老百姓过着“守着宝贝受着穷”的生活。中国交建云南华丽高速公路项目总经理彭强说,这条川西南滇西北唯一的东西向高速公路,建设意义重大。

到明年,全长153公里的华丽高速要全线贯通,杨腾和大家都很拼。因为大桥通不了车,整条高速就没法通车。加班加点、克服困难,大家硬着头皮也要上。

身着橘红色工作服,戴上安全帽,乘坐升降梯约8分钟,杨腾每天都会登上大桥一侧的主塔塔顶作业。228米高的高度,再加上耳边呼呼的狂风,一般人上去准得腿软,而此前有过筑桥经历的“老师傅”杨腾,早已系上安全绳,在工作区域来回忙活了起来,胜似闲庭信步。回想起第一次站在高桥时候的场景,杨腾说,因为害怕,自己几乎是在400多米的高空蹲着步行的,下来之后,手心手背全是汗。

2017年5月,金安金沙江大桥主塔正式开建,杨腾见证着主塔一天天“长高”,同样,自己的工作高度也随着逐步爬升。杨腾打趣地说,自己所在的班组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6点半,一天几乎有一半时间在空中度过。“一年365天下来,大家不知不觉都成了空中飞人。”

铺设猫道 薛丹 摄

“空中飞人”这名字听起来很酷,但一般人可当不了。高空作业时常伴随着无法预料的危险,最大的挑战之一,就是当地的气候因素。“我们发明了两个词,一个叫‘突风’,一个是‘突雨’,施工过程中,它俩是‘常客’。”说到天气,中交二公局华丽高速公路项目党支部书记翁东炜用“变幻莫测”来形容。由于大桥所在位置在处于金沙江底部的水电站上方,高差很大,加上山区的特殊地形,形成了一个特别角度的“风攻角”,是一个几乎风垂直的从下往上吹的角度,强度受特殊地势影响而急剧加大。

去年的一天,杨腾和工友在施工中突遇雷雨,工地供电骤停。按照作业规范,必须马上撤离主塔。“停电后升降机就成了摆设,我们只好沿着200多米高的塔吊爬梯往下走,当时害怕极了,但又不敢往下看。双脚落地的那一刻,自己几乎都已经站不稳了。”

“还有一次夜班,当班工人刚上主塔就下起了大雨。由于夜间工人不能从塔吊爬梯通行,停电的工地急需发电机复电,大家焦急万分,最后终于找到发电机,塔上的工人才得以乘坐升降梯脱困。”

一段段难忘经历,深深印在这个30出头的小伙儿心头。杨腾说,自己喜欢在空中拍摄壮丽的金沙江,发抖音,发朋友圈,每当看到朋友们的点赞,就觉得自己的付出特别值。

一名工人在施工现场 薛丹 摄

主跨1300多米的大桥另一头,由中交二航局负责项目施工,与中交二公局一道,两家单位通力合作,誓将天堑变通途。前不久,大桥的猫道顺利贯通,工程全面转入了主缆施工阶段。

何为猫道?中交二航局华丽高速公路项目经理王连彬给出了专业解释:“猫道是悬索桥施工时架设在主缆下面、和主缆平行的线形临时施工便道,相当于悬索桥上部结构作业的高空施工平台,有了这个平台,施工人员才可以进行索股牵引、主缆紧固、索夹吊索安装等施工作业。”

金安金沙江大桥上的猫道最高点距江面478米,最低点距江面也有近350米。在上面施工,需要的是勇气和谨慎。二十年来,工程师杨军一直参与高空作业,为一座座悬索桥挂上主缆,联通天堑,他也见证了悬索桥的科技进步和历史变迁。“原来铺设猫道一天只能铺设30米,而现在一天可以达到150米,技术进步带来的最大改变,就是工作效率的飞跃,这也是大桥按时完工的保证。”杨军说。

作为金沙江大桥上部结构的现场总负责人,杨军打造了一支配合默契的专业团队。“我们都是在一起十几年的兄弟,在空中作业需要注意哪些,如何准确传递信号,确保安全,彼此已经达成了默契。”杨军说,“空中飞人”们的对讲机信号都要锁定,不能随意变更频道,否则信息传达不出去,可能会发生严重的事故。”在数百米的高空,大家构成了命运共同体,通过准确的信息传达和紧密的配合,推进大桥的建设。如今,大桥的上部结构施工已如火如荼展开,杨军和队员们已经展开拼装缆索吊,架设节段梁,在金沙江上持续上演“空中飞人”绝技。

金安金沙江大桥主缆架设施工 薛丹 摄

在大桥下,有一个下啦嘛村,那里分散居住着不少纳西族和傈僳族群众。这几年,村里发展起了主要产业,“啃”下脱贫攻坚“硬骨头”胜利在望。傈僳族村民蔡正林种了10亩芭蕉和 1亩花椒,全交给妻子打理,自己和200多名村民一样,成为了大桥工地上的一名建设者。他说,自己多出一份力,大桥就早一天完工。“路通了,我们才能真正富起来。”

“聘请”蔡正林到工地工作的翁东炜算了一笔账,老蔡在工地打工,加上家里的农副产品收入,一年下来收入能到15万。蔡正林接过话茬说:“我想再想学点技术,也去当一名‘空中飞人’,一嘛是想再提高些收入,二呢是也想为自己家乡多做点贡献。”

翁东炜当场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2020年底,华丽高速将建成通车,届时从云南丽江至四川攀枝花的行车时间将缩短至2小时。在迎来更多游客的同时,当地的黑山羊、玛咖、菌菇等特产也将走出大山。到那时,好日子就里大家不远了。

和其他村民一样,蔡正林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本文作者:久瘾则伤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emkedewit.com/html/disp.php?id=69 发布于: 2019-05-14 07:36:23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。

赞( 97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有 965 人围观) 90 条评论, 参与讨论
闺闺我想你 游客 2019-04-26 11:16:12 板凳 回复
说的真好,顶一个
此菇凉、你惹不起 游客 2019-04-26 11:14:56 椅子 回复
都这么想的啊。
落笔映惆怅 游客 2019-04-26 09:42:49 沙发 回复
呵呵呵呵。
薄荷ζ微微凉 游客 2019-04-26 08:34:39 凉席 回复
可以申请免费的ssl
我是财神爷的孙子 游客 2019-04-26 06:16:19 地板 回复
说的很好